当前位置:魅力原点 > 新语文教育
新语文首倡人张智华老师推出《我的语文》第二版再次受关注

新语文首倡人张智华老师推出《我的语文》第二版再次受关注

    记者获悉首次出版发行于1996年8月的畅销书《我的语文》,第二版再次受到关注。该书作者张智华系文学教育工作者、魔力构思图谱之父、新语文首倡人、阳光教育创始人兼校长、新阳光作文创始人,也是畅销书《作文一定有方法》的作者。

    “语文到底是什么?语文即人,我即语文,是每一个人的,即‘我的语文’。没有我自己,就没有语文;学习语文是在塑造自己的灵魂。”张智华老师表示,“语文在课程的执行中,无论教师有怎样完美的认知,如果失去与学生的紧密关联,就失去了学生之‘我’,就失去了语文价值,也就已失去学生的语文。”

更新时间:2018年6月21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看!2018年暑假正在招手:去哪儿学我的语文?当然上新阳光作文!

看!2018年暑假正在招手:去哪儿学我的语文?当然上新阳光作文!

    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沐浴着夏日的阳光,2018年暑期即将来临……语文让成长更精彩!语文学习,你准备好了吗?新时代,新语文!中小学生家长十分忙碌,这个暑期该怎么办?基础急!阅读急!作文急!去哪儿学我的语文?当然上新阳光作文!作为国内最早专注“新语文教育”的培训课程,新阳光作文的实力可相当不一般哦!那么问题来了,现在培训机构这么多,究竟什么原因让家长和中小学生都选择了新阳光作文课程?你不打算哪天亲自去看看?

更新时间:2018年5月30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语文大学:新语文教育领先者

语文大学:新语文教育领先者

    语文大学(yuwendaxue.com)诞生于2000年10月28日。摒弃传统教育仅视“语文”为知识与工具学科的观念,回归“语文”的人文本质,在进行多学科领域融合历史、人文与文化价值,展开语言与文字、思维与文化之间的多维关系研究。推动国内语文教育理论的沿革与创新,系统深入地进行语文教育理论研究、教学产品研发及教学人才的培养;整合国内外最先进的语文教育资源,促进学科融合,加速科研成果实践转化,让更多的学生、家长、语文教育工作者享受到最先进、优质语文教育成果。

更新时间:2018年3月30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新语文教育首倡者张智华老师推出《我的语文》第二版

新语文教育首倡者张智华老师推出《我的语文》第二版

    记者获悉首次出版发行于1996年8月的畅销书《我的语文》已再版。该书作者张智华为文学教育工作者、魔力构思图谱之父、新语文教育首倡者、新阳光作文创始人,也是畅销书《作文一定有方法》的作者。

更新时间:2018年2月24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张智华:我认为孩子都是爱读书的

张智华:我认为孩子都是爱读书的

    阅读与写作的作用,已经有很多人谈得很多,是无需怀疑的共识了。“每一个孩子的求知欲都很强,我认为孩子都是爱读书的。”国内知名语文教育专家、阳光文化(yg1996.com)创始人、魔力构思图谱之父、中华少年作家编辑部总编辑兼导师张智华老师说,“家长常常说自己的孩子不爱读书,可能是被指定的书目。”
            “我有一个朋友的孩子,只有9岁,不喜欢写作文,却写了科幻小说,因为他最爱看科幻小说;还有个小孩,写了一个武侠小说,他就爱看金庸的小说,后来进入我的中华少年作家班。”张智华老师说,“写作的直接冲动来自阅读,读到喜欢的东西,心驰神往,就想试笔,甚至应考也是这样的。那些东西因为你真正爱过,就一直潜伏在你的体内,情急之中,就被唤醒,拿来救急嘛!一用,果然威力不小。”
            张智华老师说,高考满分作文《赤兔之死》,可能就这么写成的。在武侠小说里,常常有些上进而愚笨的大侠,比如郭靖,平日里武功学得慢不见其效,但遇危机,他却记得那些要领,而且,真的成为自己的功夫了。要注重一本好书的跳板作用。如果孩子对一本好书有兴趣,就应当就此扩大,让他读其他内容相关的,直到他看够了为止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4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回归常识的语文究竟有多“真”?

回归常识的语文究竟有多“真”?

    语文要回归本真,但语文教育要抵达理性层面的“纯粹而干净”,既不科学,更不现实。因为,人文性是语文最大的特点,这就决定了语文不是一门简单的学科,更不能将其单纯作为一项工具或技能。
      近日,在厦门市外国语学校举行的“全国真语文系列活动”上,来自全国各地的教师对当下的语文教育进行了反思。专家认为,比如《再别康桥》,是诗人徐志摩对友人和情人的怀念,有些老师非得说它表达了诗人热爱祖国、热爱故土的情感。这就是明显的“假语文”。(4月12日《中国青年报》)
      这两年,“真假语文之争”,隔三差五就成为新闻热点。从顶层设计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到语文教育对常识规律的重申,都是可圈可点的进步。真语文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可能专家学者有系统的逻辑认知。不过,从《再别康桥》的例子来看,对文体背景交代的正误,恐怕也不至于扣上“假语文”的大帽子。或者说,告诉学生这是诗人徐志摩对友人和情人的怀念,就算是真语文吗?
      去伪存真、接近真相,说白了,这是要还原语文工具理性的过程。然而,语文教育要抵达理性层面的“纯粹而干净”,既不科学,更不现实。因为,人文性是语文最大的特点,这就决定了语文不是一门简单的学科,更不能将其单纯作为一项工具或技能。
      2012年11月23日,在福建省泉州市的聚龙外国语学校,来自全国14个省份32所学校的教师代表联合发表《聚龙宣言》,从六个方面倡议语文教育应该回归本真。这样的努力,当然值得点赞,尤其是在中国语文教育承载了过重的意识形态与道德教化责任的语境下,语文轻盈一点、简洁一点,少了虚浮的枝繁叶茂,多了人性的适度留白,把时间与空间交给学生自己去体悟,洗尽铅华后的返璞归真,比强硬灌输的条条框框,更直抵人心。不过,这些年,当语言文字成为“显学”,过度工具化的倾向也不能不防。
      一则,中国自古有言,“文以载道”。即便是现在每年的高考,作文题也是热议的社会话题。加之《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汉字英雄》等电视节目的大热,不少人觉得中国语文教育春天已到。不过,事实未必如此。据了解,在小学语文教育中,我国语文课时数1955年占43%左右。最高是在1963年,占到47.1%。此后逐年下降,一直到目前的21.4%。二则,语文要回归本真,是要打破程式化、标准化倾向,如果不重视人文内涵而仅仅停留在技术层面,语文的真假之争,不过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罢了。譬如,《再别康桥》的背景需要厘清,但其间氤氲的一些规律性的美与价值,恐怕也不是不能总结、不可言说。不然,语文教育就陷入了混沌状态。

更新时间:2015年4月17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中华少年作家名博华丽落幕:最终评选结果新鲜出炉

中华少年作家名博华丽落幕:最终评选结果新鲜出炉

    草长莺飞,春风得意,百花齐放。值此时节,中华少年作家名博2014年度评选活动华丽落幕,“少年作家十大名博”和“少年作家十大新锐”新鲜出炉。
      “少年作家十大名博”和“少年作家十大新锐”是中华少年作家名博年度评选奖项。享有盛誉的中华少年作家编辑部为展示“少年作家”的写作才艺和个性风采,推广“少年作家”官方博客,强势推出“中华少年作家名博”奖项,融合“文学创作”、“网络传媒”、“少儿文化”、“榜上排行”、“综合评选”于一炉。由中国语文教育研究会、当代少儿文化研究所、中华少年作家学会联合主办。国内知名语文教育专家、华式语文教学法创立者、魔力构思图谱之父张智华老师担纲总策划,资深编辑、知名作家、网络大V、少作之友组成评委,严格评选并圈定出来“少年作家十大名博”和“少年作家十大新锐”,为入选者授予荣誉称号,颁发精美奖证(《荣誉证书》、水晶奖杯)。中华少年作家名博2014年度评选活动启幕以来受到多方关注,各地及海外主流媒体争相报道。
      中华少年作家名博2014年度评选活动最终结果:授予徐毅、范开源、马知行、汪艺、唐宇佳、康镇、宋和煦、王安忆佳、张佳羽、万亿“少年作家十大名博”;授予刘子苏、邓夷航、杨文轩、樊芮彤、陈艺萱、肖璐瑶、应佳芯、杨姗姗、贾思倩、王语妍“少年作家十大新锐”。
      入围“中华少年作家名博”的必备条件是:1、中华少年作家(www.snzj.org)“少年作家博客有约”正式收录;2、专属独享网页点击在3000次以上,博友留言回复及时;3、博客优美,主题突出,图片清晰,博客无不良信息,无广告。注:终评结果不完全以网页点击率为准,必须满足前三条硬性要求,综合博主各方面条件,评委共同商议得出。入围者,将获得青年作家、“童话魔术师”黄韦达签赠科幻小说《脑控手机》。
      中国幽默派小说领军人物、畅销书作家、男生吹吹之父伍剑老师在百忙中,专门抽出时间亲笔为“少年作家十大名博”和“少年作家十大新锐”题赠《实习魔术师》(尖叫版)。

更新时间:2015年4月1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万光武:“得语文者得高考”也要把握好语文定位

万光武:“得语文者得高考”也要把握好语文定位

    高考改革不分文理之后,数学和英语相对变得更好对付,只有语文的广度、难度提升,因此语文在高考总分中区分度会最大,最容易拉开学生档次。专家认为,语文是母语,以后学生应该更加重视语文,预计语文课时或会增加。更有一种观点认为,“得语文者得高考”。(3月18日《信息时报》)
      在高考的分值序列中,语文和数学、英语曾经一直持平,而因为我们都在进行着语文的“操练”,就导致了在实际的备考中,对于语文的重视程度往往相对不够。随着高考改革,数学与英语区分度降低,语文重要性得到了特别凸显,这有望改变语文课被边缘化的窘境。
      由于语文重要性增加,高考命题难度也会增加,只有如此才能拉开分数差距。而高考是教学的导向,作为对应,语文教学在课时、难度上也会同步增加。对于这种状况,考生还能有什么选择?恐怕在掌握基本的考试大纲内容外,也只能在难题、偏题上下更多的功夫,以求考试中出奇制胜。
      但问题是,语文不同于其他学科,其价值更多是体现在现实应用上,学以致用是其主要诉求。难题、偏题当然有其学术性价值,但多数学生未来并不从事学术工作,过难、过偏的知识点,生活中根本用不上。如果把过多的精力放在这上面,从上到下更多在出难题、解难题上下功夫、纠结,本属于生活工具的语文,恐怕就演变成了高难度的“竞技科目”,而语文教学一旦偏离了应用为主的方向,显然就违背了重视语文的初衷。
      对语文重视不够,造成学生母语应用能力不足,无形中也影响了对其他学科有效率的理解和学习。提高高考中语文的重要性,目的不是为了培养文学家,而是为了让学生重视母语学习,从而达到娴熟应用母语的能力。这无论对于学好其他学科,还是以后自身的发展,都是必不可少的基础。
      从这个意义讲,语文在高考总分中区分度增加,代表了社会对于母语价值回归的认可。这就要求在高考出题上,要找准方向,把握好定位,具体操作上,就是可以适当扩展出题范围的广度,多把侧重点放在考察学生阅读和写作,以及思维的能力上,体现出应用为主的思路,而不能剑走偏锋,在一些过偏的知识点上钻牛角尖,即便可以借此拉开分数差距,但会给老师教学和学生学习带来错误的导向,反而不利于学生更好掌握母语。

更新时间:2015年3月28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