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魅力原点 > 名人在线
何文军:中华龙虎道第一人

何文军:中华龙虎道第一人

    中国著名书法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将军书画院教授,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铁军画社顾问,“神州毛笔王”,政协委员何文军先生,在三十余年内潜心深研书法,他的“虎、马、龙、道、龙”五个大字已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注册,申请了知识产权专利,这是中国唯一一例书法美术专利,他也是南充获此专利的唯一一人。这五个大字尺寸均为1.8m× 0.6m,它们是以汉字为基础而进行书画艺术辩证的演变,是华夏民族劳动智慧和文化智慧的结晶,囊括了中华三山五岳,万里长城与长江、黄河、大海之精神。五大字字字相关,息息相通,不仅有国画的意境,还有中华内气功的神韵,亦有音乐般的韵律。龙腾虎跃,龙马精神,天道盈谦,这五个大字追溯了中华上下五千年之文化,剖析万物之奥秘,破译了神秘书法艺术的密码,让书法与自然同乐。

更新时间:2016年8月24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王健林的一天:私人飞机出差,吃万达食堂

王健林的一天:私人飞机出差,吃万达食堂

    日前,《鲁豫有约大咖一日行》打造全新真人秀式访谈节目,嘉宾阵容堪称国内综艺最“豪“嘉宾团。在首期节目中华人首富王健林将现身展示自己的神秘收藏,带领鲁豫走进万达食堂,首次开放私人飞机携鲁豫一同出差,全方位解读”如何树立中国人自己的话语权“,趣谈与儿子王思聪的“互相洗脑”,这也是王健林本人首次亮相综艺节目。

更新时间:2016年8月22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张智华诗歌入选《2015中国诗选》

张智华诗歌入选《2015中国诗选》

    近日获悉,中国星星诗文库《2015中国诗选》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中国星星诗文库”是国家级优秀期刊、国家重点社科期刊、新闻出版总署双效期刊《星星》诗刊杂志社旗下著名品牌。《2015中国诗选》由青年诗人、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渝报》副总编徐庶担纲主编,“这本诗选,可谓是2015年度中国经典诗歌大结集,也是中国不同年代诗人的集体亮相。”中国作家协会洋滔先生在序文《诗歌要有阳光一样的普遍性》中写道。据统计,中国星星诗文库《2015中国诗选》共收录229位诗人诗作。

更新时间:2015年12月29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张智华:我认为孩子都是爱读书的

张智华:我认为孩子都是爱读书的

    阅读与写作的作用,已经有很多人谈得很多,是无需怀疑的共识了。“每一个孩子的求知欲都很强,我认为孩子都是爱读书的。”国内知名语文教育专家、阳光文化(yg1996.com)创始人、魔力构思图谱之父、中华少年作家编辑部总编辑兼导师张智华老师说,“家长常常说自己的孩子不爱读书,可能是被指定的书目。”
            “我有一个朋友的孩子,只有9岁,不喜欢写作文,却写了科幻小说,因为他最爱看科幻小说;还有个小孩,写了一个武侠小说,他就爱看金庸的小说,后来进入我的中华少年作家班。”张智华老师说,“写作的直接冲动来自阅读,读到喜欢的东西,心驰神往,就想试笔,甚至应考也是这样的。那些东西因为你真正爱过,就一直潜伏在你的体内,情急之中,就被唤醒,拿来救急嘛!一用,果然威力不小。”
            张智华老师说,高考满分作文《赤兔之死》,可能就这么写成的。在武侠小说里,常常有些上进而愚笨的大侠,比如郭靖,平日里武功学得慢不见其效,但遇危机,他却记得那些要领,而且,真的成为自己的功夫了。要注重一本好书的跳板作用。如果孩子对一本好书有兴趣,就应当就此扩大,让他读其他内容相关的,直到他看够了为止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4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长阳籍作家张智华老师为“中华少年作家”亲笔写赠言

长阳籍作家张智华老师为“中华少年作家”亲笔写赠言

    日前记者获悉,文学教育工作者张智华老师将于7月8日起,为申请加入中华少年作家学会(CYWA)的会员亲笔写赠言。
      记者了解到,中华少年作家学会《会员证》附赠品中,将有文学教育工作者张智华老师的亲笔赠言。每一个《会员证》都会附上张智华老师亲笔赠言。赠言包括:会员姓名、赠言内容、张智华签名和日期。赠言全文由张智华老师亲笔书写。张智华老师写赠言只针对自然人,不给法人写赠言。中华少年作家学会《会员证》附赠品中,张智华老师手写赠言活动随时结束。
      据悉,申请加入中华少年作家学会(CYWA)的对象是:凡是年龄在8周岁以上的各类学校学生、社会少年儿童、各界文学爱好者,在正规的报纸、书刊、广播、电视、网络上发表过文学作品(含作文),或在县、市(含)以上作文比赛中获得过奖励,均可申请加入。

更新时间:2015年7月5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张智华:少年作家不要把写作当成了职业

张智华:少年作家不要把写作当成了职业

    “白居易在十六岁时,写下‘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雨果十四岁写下‘要么做夏多布里昂,要么一事无成’。感谢世界关注‘少年作家’!‘少年作家’才可能更多的创作,并发表。”国内知名语文教育专家、文学教育工作者、魔力构思图谱之父、中华少年作家总编辑兼导师张智华老师说。
      据调查,“少年作家”创作、发表,乃至出书,主要有这样几种情况:一是受家庭熏陶。作家肖复兴、毕淑敏等都曾辅导自己上中学的孩子出版10万至20万字的中学生系列书籍。二是,一些有才气的中学生将学习、生活中的所感或特殊生活经历出版成册。三是自身具有一定文学功底的大中小学生进行个人创作。四是出版行业的图书运作,包括报纸杂志编辑约稿。
      对此,张智华老师说:“‘少年作家’生在这个美丽的世界,长在这个优秀的环境,能在世界上及所在成长环境中被关注、发现、赏识、引导,固然令人欣喜!‘少年作家’不要把写作当成了职业,走上歧途,甚至荒废学业!热爱写作,把文学作为生活中的一部分,好多‘少年作家’都把少年作家官网设为主页;要扎扎实实地先学会最基本的东西,学会如何叙述,尽可能地让文字质朴。”

更新时间:2015年4月10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作家伍剑新作《鸽子树花》问世

作家伍剑新作《鸽子树花》问世

    日前获悉,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秋千网(www.qiuq.net)总监伍剑老师新作《鸽子树花》问世。
      据悉,《鸽子树花》是一部全面描写当今留守儿童的童话。整部故事充盈着人世间几乎不可能出现的绚丽、妩媚、美艳、虚幻。故事讲述了一个小男孩寻找爸爸、妈妈在大山中见到的银狐姑娘莉莉,在山洞里见到生活优雅的兔子,在悬崖边遇见爱哭的山神,还有邪恶的花仙,坐在树上的鱼人,最后通过主人翁坚强的努力,他终于和自己的爸爸、妈妈团聚了。
      整部作品充盈着楚文化的诡异,东方奇幻的瑰丽,语言上美轮美奂,阅读整部作品,你会沉浸在唯美、诡异的奇幻画卷中,难以忘返。
      附:
      艺术的想象力
      张年军
      我之所以选用“艺术的想象力”这个词组,是在读完伍剑的童话《鸽子树花》之后不由自主迸发出来的感慨。一般来说,我们阅读童话,会赞美它想象力丰富,故事曲折跌宕,人物描写深刻厚重。伍剑这本小书,不仅具有上述优势,更应该在想象力前面冠以“艺术的”这个定语,才能够准确鲜活地道出它独具的特色。
      所以,我现在想关注并粗略评价一下的,正是这本书“艺术的想象力”。
      本书讲述的是一个悲壮的故事,说的是一个名叫阿吹的小学生,他的爸爸妈妈去世之后,本来应该陷入一种极度的悲哀之中,作家也许会以自己的积累和创造,以极其悲壮的笔触来塑造成长中的少年如何抚平失去之伤,来讲述因为家庭变故而奇崛起伏的成长故事。也许,现实中的阿吹,他会活得更加艰难,更加无助,尽管有奶奶的照应也无济于事。故事如此这般让生命在挣扎中起起伏伏,人物的性格刻画因此有了合适的生态环境,阿吹的内心底色会挖掘得更加深刻生动。但仅有这样的构想还不够,因为本故事乃是以童话描写为主,它需要的是飞扬的想象空间、壮阔的想象背景、灵动的故事结构。
      提到上述三要素,使我想起德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米切尔•恩德的童话《影子剧院》。这个离奇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基本不存在,但经过作者生花的妙笔,故事的内核以及外延氤氲出感伤与迷茫、曲折与动人的特色。从事戏剧事业的奥菲莉亚收留影子的举动从凸现出她的孤独,也揭示了她怜惜弱者的悲悯情怀。故事的细节描写衬托出奥菲莉亚对事业的深切热爱,并推动了情节的发展。有一天,奥菲莉亚的车子突然陷在雪里,一个影子突然出现,说死神将要收留奥菲莉亚。奥菲莉亚由此进入天堂,和众多影子热情相聚,这段描写亦真亦幻,如诗如歌,将奥菲莉亚之死,写得如此瑰丽,如此辉煌。她和影子们一起为天使讲述人间故事,这一细节表达了她对人间疾苦的关注,并隐喻人世间尚有更多疾苦未能在短期内消除,同时也烘托出她无私奉献的伟岸的灵魂。
      如果我们抽去故事的童话外衣,那么,我们获得的,将仅仅是故事的跌宕、人物的艰辛、生命的挣扎。但是恩德——这位天赋异禀的德国作家,为使感人至深的故事获得更高级的美感,就像悲壮的舞台上,演员们通过肢体语言也就是优雅的舞姿传达出美的韵律和节奏、美的动作及其丰富的表现力,细腻圆润、情景交融是其特色。那么,我们就明白了,恩德是以美的气韵,化解了原本凄婉的故事,并以其非凡的创造力,让这个听上并不美满的结局变得那么优雅,让这个关于生离死别的人间悲剧变得那么富有情调,那么富有幸福的滋味。使读者一旦进入作者缓缓打开的门扉,就再也抑制不住内心世界的狂喜——因为,在门的那边,竟然有着如此丰厚、如此幸福、如此富有魅力的未来。
      若问:恩德究竟使用了什么样的魔法?回答是:艺术的想象力。
      同样,此处我借用上述这个词组,来概括本书作者给我们创造的一个梦幻般的世界。也就是说,作者伍剑跟随着恩德,也打开了那扇神奇的门扉,让沉浸在失去之伤的阿吹,在历尽千辛万苦之后,终于和他们相见,并且将永远生活在一起。
      但是此刻,读者想要问的是,故事中所谓千辛万苦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呢?
      我想说的是,作者在构思时,或者说笔头所致,就已经将“千辛万苦”化为了少年生活中必需的一种美丽的磨难。父母过世后,阿吹一直和外婆一起生活,后来认识了一个新朋友——鸽子树花变成的女娃莉莉。正是莉莉,给阿吹带来一封信,一封来自巴人森林的信。那是阿吹妈妈写的,信中说:“每走过一个山头,我都会和你爸爸站在山顶上看着家的方向。”请别小看这段文字,它给读者传达的,是生离死别的悲壮与感伤,更重要的是,它让阿吹从此摒弃失去之伤,从此有了生活的希望,这就是,总有一天,他能够翻山越岭,让自己的灵魂和躯壳,飞升到爸爸妈妈的身边。于是,故事由此开启了艺术的想象之旅;于是,阿吹和莉莉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交集。并且,作品以其丰厚的背景积淀、寥廓的想象空间,将阿吹和莉莉的生命旅程描绘得既艰辛又美艳,既悲壮又优雅。正因为作者充分发挥充沛的想象力,而使故事的背景一步步被晕染上绚丽的色彩,使得阿吹的每一次遇险或者说故事的每一个突发事件,都能够既曲折离奇、升腾跌宕,又那么美轮美奂。正像恩德的故事,奥菲莉亚进入天堂,和众多影子热情相聚之后的描写,如泣如诉,如诗如歌;作者将奥菲莉亚之死,写得如此隆重,如此瑰丽,如此辉煌,如此充盈着人世间几乎不可能出现的绚丽、妩媚、美艳,当然还有虚幻。
      本书作者伍剑,以其优雅的、富有想象力的笔力,当然也能使读者通过阅读产生快感,进而提升为审美的愉悦,然后上升到对于生离死别的深层次的思考,对于亲情的珍惜和爱恋。特别是,作者除运用艺术的想象力之外,还深刻关注并巧妙借鉴多种艺术表现手法,而使作品氤氲出美艳之外的艺术的张力以及艺术的感染力。
      鲜活生动、入木三分的细节描写是作品的一大特色。“当阿吹读完信,外婆一把抓住写满字的信,紧紧地攥在手中,并用鼻子在纸上闻了闻,说:‘嗯,有妹娃子身上的气味。’”这样的细节抓捕得非常独特且鲜活并具备了浓烈的生活气息;还有,“阿吹不明白外婆为什么要在妈妈的旧衣上绣一朵鸽子树花”。如此细节,表达了外婆对妈妈的思念,但它也许还只是一个悬疑,给作品留下更多的张力。凡此种种,作品中用以刻画人物、推动情节发展的地方比比皆是,给了我们无比富足的情感的穿透力以及艺术的感染力。
      此外,作品还借鉴了魔幻现实主义表现手法,以及民间故事、神话、传说的风格等等,使原本丰富的故事内涵更具有了多层次、多维度的艺术表现力,也使阿吹的寻找之旅由此幻化为浓烈而丰厚的美歌。并且,这样的唯美表达使原本就曲折跌宕的故事情节具有了能让人感到更为惬意的审美阅读的特质,而使读者自然而然地摒弃故事化的外延欣赏,转而由描述人物命运的细节抓取、多种表现手法综合运用的唯美表达而深入人物内心世界,直抵人物灵魂深处那个最为柔软的地方,从而产生氤氲着泪水与喜悦的情感共鸣。
      上述这些共鸣的基础,无一不是源于作者丰厚的艺术的想象力,源于作者除悲悯之外的向善崇美的一种信念的坚守,从而使得阿吹在艰辛的寻找过程中不断地获得甜蜜与苦涩、痛苦与欢愉、悲哀与喜悦。正是由于有了如此这般的几近悖论的生命体验,才能使读者深切感受到不同于大团圆的若即若离的那种距离、恍恍惚惚的那种视角、灵魂在不断挣扎时的刻骨铭心、痛彻心扉又欣喜若狂的那种别样的情怀。由此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不论你的作品中描写的东西有多么高尚,如果你欠缺了上述那种且悲且喜的情境、且苦且甜的滋味,你就很难拥有读者。
      伍剑的这部作品正具有且悲且喜、且苦且甜的特点,它将赢得读者的青睐,它将会使读者毅然决定暂时远离鸡犬相闻、灯红酒绿的现实生活,去体味悲壮的寻找之旅,并且在寻找的过程中,让悲悯的精神与唯美的情怀,很温馨地晕染自己的灵魂,让灵魂在长久的共鸣中成长。

更新时间:2015年3月23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
《岛》作者维多利亚·希斯洛普:读到烂书应有权要求退钱

《岛》作者维多利亚·希斯洛普:读到烂书应有权要求退钱

    在中国,英国作家维多利亚·希斯洛普的名字并不算出名,但提起她的作品《岛》,不少读者却印象深刻。这部长篇小说曾在欧洲将大名鼎鼎的《达·芬奇密码》和《哈利·波特》拉下畅销榜冠军宝座,其简体中文版出版以来,至今雄踞各大书店排行榜前列,总销量达近百万册。昨天,这位女作家首次出现在中国读者面前,并且带来了自己的最新长篇小说《日出酒店》。
      《日出酒店》以塞浦路斯的“鬼城”法马古斯塔为故事发生地,描写了1974年土耳其军队入侵法马古斯塔之后,这座城市的悲伤史、两个家庭的幸存史,以及一段纠结一生的错爱。希斯洛普坦言,她对那些发生过重大事件、如今已经变得空荡荡的地方,总是充满了写作的灵感。“人们已经不在那里居住了,但我到那里的时候,会感到有一些东西被他们留在了身后。”不过,借她的影响力,原本乏人问津的法马古斯塔,如今已经成了热门旅游胜地。
      无论是《岛》中描写的麻风病人的爱情,还是《日出酒店》里讲述的战争下的悲伤爱情,希斯洛普似乎格外偏爱描写一些不同寻常却又不为人知的事情。“这或许是因为我曾是新闻记者的原因,喜欢刨根问底。”她说,自己常常将史诗般的家族传奇与一丝不苟的历史研究结合起来。但是,希斯洛普发现,历史很少记载欢快的事情,“我常说历史书它就是一个灾难记事簿,我的灵感来源也是这些。”因此,她预言自己不太可能去写一些更幽默的作品。
      希斯洛普是地道的英国人,但她却总是以其他国家作为自己的写作对象。在她的写作中,希腊无疑占有特殊的意义,毕竟她的长篇处女作《岛》,讲述的就是发生在希腊的故事。“就像中国是东方文明的摇篮一样,希腊是西方文明的摇篮,让我有家的感觉,有归属感。”希斯洛普说,希腊的天气也总是让她很喜欢,“英国有很多雨,很多云,我只要坐两个半小时的飞机,就到了地中海边,我为希腊的蓝天、阳光所感动。”
      对于自己生活其中的伦敦,希斯洛普则是另外一番描述。“在最近10年到15年的时间,伦敦变成了多元文化的地方,我每天能听到超过15种的语言。”她描述说,在自己的眼中,这座世界大都市已经分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部分,一个是有很多游客的那部分,另一个部分则在城市之外,是当地人还在守护着的传统。
      不过,在说到阅读这个话题的时候,希斯洛普一下子又变成了典型的英国人。她透露说,自己很喜欢英国女作家艾米莉·勃朗特的小说《呼啸山庄》,在她看来没有任何一部文学作品能够与之媲美。希斯洛普说,自己是在14岁的时候第一次读到这本书的,这部作品当时带给她强烈感觉的是,环境与人物竟然如此紧紧相连,比如书中的山谷、沼泽,都对人物的情绪和故事的发展产生着微妙的影响,而这对她今天的写作依然具有启示意义。另外,她还特别向中国读者推荐了查尔斯·狄更斯、乔治·奥威尔等英国知名作家的作品。
      既然提起阅读,自然免不了要说买书的话题。希斯洛普此次来华明明是要推销自己的新作,可她却提醒读者,在选购图书的时候要非常谨慎小心。“一本书可以卖出500万册,但这不是我购买这本书的理由。不过我偶尔也会因为受到这些数字的影响,购买了这种畅销书,只是买完之后又会对自己感到非常生气。”她明确表示,如果读者认为哪本书很无聊,那么出版商就应该把钱退给读者,因为读者有权利读到有趣、有收获的书。

更新时间:2015年3月22日 浏览: 次 评论:0次 阅读全文